嗨、你好,我是姜佑。
所有所爱的对家都吃不下,请勿自触雷点。
产粮极慢。
老咸鱼了,写文风格随心变。
关键词GTM/日推,火有/汤草/土银。

以上,很高兴认识你!

© 佐上佑下。
Powered by LOFTER

其实基尔伯特对于雪这种东西还有着十分美好的回忆。

德国的雪不像俄罗斯,俄罗斯的冬天太坚硬、太狠。呼啦一下冬将军一来便带来一场大雪,昨日积雪还未消融今日再添。堆积堆积着就会变得坚硬…和安静。
柏林则亦然,松软雪团砸到人身上一下子就散落一地,挺适合打雪仗。小时候经常与路德维希笑嘻嘻扔着雪团子,乐在其中。

基尔伯特向来就不怎么喜欢安静。
俄罗斯、俄罗斯的冬天、俄罗斯的一切——包括那个该死的俄罗斯人。
稳居本大爷最讨厌名单榜首。

可是他也讨厌孤独。
即使是和一头蠢得要死的家伙过活…也好过和暴风雪作伴。
于是基尔伯特就开了口。

“喂,蠢熊。”
“要不要…和本大爷一起出去打雪仗啊!”

其實我一直想寫。
小號阿爾弗趴在大號阿爾弗背上取暖,然後大號阿爾弗給他蓋上毛毯然後輕輕搖晃最後給小號阿爾弗餵小甜餅的場面。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