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姜佑。
名朋有皮,我写的所有都有马。
是不入流的相声演员和廢話博主。

“這顆心太軟了,得放點兒什麼讓它堅實起來,才不會覺得難過。”

© 佐上佑下。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

雷狮,你就是一只猫。

安迷修盯着雷狮冷不丁从嘴里蹦出一句话,没头没尾的让雷家三少摸不着头脑,只是隐约地抓住了虚无缥缈的重点,等睡懵了的脑子清醒过来后伸脚勾起了前桌安迷修凳子往上一带,哐当一声安迷修摔了个人仰马翻。
雷狮顿了顿,比着中指大大方方居高临下望着在地上捂着屁股翻滚的安迷修狠狠说了一声呸,要不要我给你送你最爱的大嘴巴子?

下一节是自习课,雷狮拉开椅子施施然坐回座位准备回去梦他的周公,在梦里玩蝴蝶总好过睁着眼睛看傻逼泡妞吧?边上的凯莉叼着棒棒糖点开相机,丹尼尔前脚刚走后脚就见跳级小神童和寡言老二激情互肛,说是互肛其实也是只是嘉德罗斯一个人忿忿不平陷入自嗨中,殊不知格瑞早就瞄着发小的动作心...

他們就該站在舞臺中央。

堆一下碎碎唸

蒼綠。
他這個人都該是溫暖的,像是鍍上淺金的宮殿外墻散發著暖色調的光,像蔥郁森林帶著雨後露水的氣息,森羅萬象,正直古板,溫吞、不失理智,坦誠待人,帶著明艷的光嘴邊綻開一抹微笑,但仔細探尋後是暖不到心底的堅冰。

生來高貴,不羈,是破碎虛空的狂雷,不受束縛。
雷霆萬鈞,與生俱來的威嚴和掩飾著的別扭關心,他該歌頌自由,該被自由歌頌、該眾星捧月,绛紫包裹著璀璨星辰零落著爍爍生輝。
暴虐、囂張、率性而為,狂、不莽,並非旗下莽夫,鬆弛有度。

生來奪目的人就該熠熠生輝。

AlexJP,呃、或许是一个俄罗斯流氓和中国小黑客的结盟初成?

关于堀北学的一次邀请.

清水ABO,学A路B.
如有系列则皆延续此设定。

该怎么去诠释天才这个词语呢。 是与其相隔一线的痴呆疯子,还是目中无人的科学怪人?

懒得思考,绫小路清隆现在只不过是混迹在杂鱼中的闭壳珠蚌,死死咬合蚌壳不露一丝缝隙。
柠檬的味道流淌于房间内,几乎是掠过鼻尖下一刻便被遗忘得殆尽,绫小路很满意这种味道。他想这很利于自己伪装,引人注目总是令人感觉不适。
绫小路毫不在意他自己是否是个Alpha,无理性,无条理的发情期总让教室中混杂着信息素混沌不堪,AO不分班,宿舍不分栋的行为更是让人常年置身于信息素当中,无可避免的发情期、无可避免的结合——所幸全部阻挡于自身信息素结成的堡垒之外。
绫小路总觉得信息素...

【土银】秘密

#3Z毕业后

早年在土方同学还没有耐不住性子天天往办公室里去找银八吵嘴之前,银八其实就有个瞒着土方直到现在的小秘密。银八觉得吧,说也罢,不说也罢,那倒不如不说出来,免得丢人。
于是这点不算秘密的秘密就那样搁在心里瞒着直到土方毕业当上所谓的精英人士,带着七八十箱草莓牛奶养着他踏踏实实过日子之后,在某一次床上奋战才不小心说漏嘴。

真是越大越不可爱,银八想。
汗津津的皮肤泛红,半睁半阖的暖赤色隐隐约约漏出摄人的光,要命的地方被人生生在最要命的关头摁住碾磨,恶劣低沉的声音带着磁性含含混混在银八耳边纠缠不清。
“那个秘密是什么…嗯?”
“我…、我不记得了…”
银八心想这我可就说的是大实话了,几十年前的事情我怎...

【土银】吻

*银时视角为主
*不露骨的○描写

先是嘴唇,然后落至锁骨。
碎碎不断的亲吻从唇瓣滑过脖颈再落至锁骨,似有若无的一丝触碰就能带来精神与肉体上的颤栗,蜷起的脚趾与阖上眸子加以颤抖的睫毛点缀。

一切都发生得顺理成章。

“多…多串君?”
不妙啊…、极度不妙啊。
皮带松松垮垮,和服被撩起脱下散乱扔在一旁,压低的呻吟和着身体的轻颤暧昧地在舌尖打着转。
土方每一次呼吸的起伏间总带着湿润的水汽涂抹于肌肤,双手被桎梏尚且无法用力,更不提自己是否想要逃脱。

“唔嗯……喂!”
“别、别舔啊…”

是左边?右边?
被指腹摩挲之处点燃了绷紧如线的神经末梢,头颅不自觉扬起挺起身体内心萌生逃脱欲望,却更将自己送入虎口。
视线模糊,...

话语顺势攀上窗外牵牛花藤的架子乘风送去远方,香烟散出淡淡浅白的雾气轻飘飘缭绕在男人周围。
青灰偏蓝的眸子透过烟雾映着夕阳漏下的桔色流光,唇角漾起不易察觉的浅淡笑意攥紧了手中尚未清空的烟盒。
土方十四郎呼出烟圈,他倚着墙壁站在屋外,玄关摩擦发出剧烈的嘎吱声音,坂田银时顶着夕阳的余晖晃悠着步伐慢悠悠向阔别许久的万事屋走来,片刻后,土方咬着烟含糊不清地喊了一句。

“走了,那群家伙都在等你呢。”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