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姜佑。
名朋有皮,我写的所有都有马。
是不入流的相声演员和廢話博主。

“這顆心太軟了,得放點兒什麼讓它堅實起來,才不會覺得難過。”

© 佐上佑下。
Powered by LOFTER

我是海盜,此刻正是揚帆起航之時!
這是雷霆震怒拋下的咆哮,一夜之間所有紙醉金迷盡數分崩離析,那老傢夥常言:人皆螻蟻,該安分繁盛再修身養性,而我卻要做這螻蟻之王!

水折射出藏匿於中的三原色,层层叠叠交融著為光怪陸離的虹色,我是汪洋上一葉舟,踩著腐朽生蛆的王座一躍而下將那副貴族派頭丟得一乾二淨。我脫下鮮紅的袍子,眾目睽睽下將它撕個稀碎,像是鮮血般、碎布從手中傾瀉而出,雨那般淅淅瀝瀝落到地上勾住近旁侍衛們的眼球。
嗤笑哼出鼻腔,我將皇冠視若無物一把扔到地上,并無比盼望它被某個長於自己的兄弟繼承,這玩意頂個什麼用!

大抵是無風不起浪,或許是有人惡意興風作浪想要作出些什麼幺蛾子來,那人倒未嘗不可留?我百無聊賴喚來冷若冰霜的表弟,擺擺手算是收下一條喜歡啖人血肉的毒蛇,附贈了一隻不厭其煩討打的小狗。
面前正是神往大海,咸腥海風灌入鼻腔免不得逼出一兩滴生理淚水掛在眼角,我說:波塞冬,我要與你爭霸這海域的控制權!攪動你的三叉戟,掀翻我的船,讓我們來看看誰會更占上風拔得頭籌!

一挑、二躲、三扛、四連打,我滿是愉悅地挽著劍花,至於匕首到底能不能挽起劍花?誰管它呢。劃破陰霾和濃霧後殺戮的氣息撲面而來,我從對方的眼裡看見自己的倒影,臉頰沾血活像是人們嘴裡的修羅惡鬼,他瑟瑟發抖如驚弓之鳥,一個動作都能引得他渾身發顫,從頭掃視間隱約可現腳下淌著灘不言而喻的濡濕痕跡。
無聊,殺了吧。後有豺狼虎豹上陣將他撕個粉碎,我逃離這烏煙瘴氣在自個船上尋了個高處坐下,樂得看見自己凶名又添一筆。

我要隨心所欲,不可以麽?

评论 ( 1 )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