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姜佑,安雷is rio!
名朋有皮,我写的所有都有马。
是不入流的相声演员和廢話博主。

“這顆心太軟了,得放點兒什麼讓它堅實起來,才不會覺得難過。”

© 佐上佑下。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

雷狮,你就是一只猫。

安迷修盯着雷狮冷不丁从嘴里蹦出一句话,没头没尾的让雷家三少摸不着头脑,只是隐约地抓住了虚无缥缈的重点,等睡懵了的脑子清醒过来后伸脚勾起了前桌安迷修凳子往上一带,哐当一声安迷修摔了个人仰马翻。
雷狮顿了顿,比着中指大大方方居高临下望着在地上捂着屁股翻滚的安迷修狠狠说了一声呸,要不要我给你送你最爱的大嘴巴子?

下一节是自习课,雷狮拉开椅子施施然坐回座位准备回去梦他的周公,在梦里玩蝴蝶总好过睁着眼睛看傻逼泡妞吧?边上的凯莉叼着棒棒糖点开相机,丹尼尔前脚刚走后脚就见跳级小神童和寡言老二激情互肛,说是互肛其实也是只是嘉德罗斯一个人忿忿不平陷入自嗨中,殊不知格瑞早就瞄着发小的动作心里怦怦乱跳小马乱撞。

被踹翻的安迷修委屈,他勇敢地向施暴者控诉他的恶行,从校规校纪扯到鸡毛蒜皮不大不小的破事都能被他说得雷狮恶盈满贯,雷狮抬头,露出一对鸢紫色的眼睛,头上系着的头巾蜷成一团不知道被哪个臭小子塞在了兜帽里头显得不伦不类。安迷修咽了咽口水,抢在上课铃响之前收拾好了凳子一屁股坐回前桌,以他心爱的五三来抚慰他在雷狮眼睛里受到的打击。

这看傻逼的眼神太伤心了好吗,安迷修抽了抽鼻子,委屈。

雷狮是被小纸团砸醒的。他从兜帽里抽出头巾随意捋捋扔在身后,安迷修背挺得挺直,头上的棕毛还随着动作微微发颤像跳舞的小人,雷狮准备展开纸团时余光扫视到了凯莉意味深长的笑容,脑子里断线一连上就将来者意图摸了个七七八八,十有八九是旁边闲得没事干的宣传部长干的。

「亲爱的恶党,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头巾没整好的时候真的很像一只猫,你的作息和……」
雷狮挑起眉,看着纸上三道两画的错字痕迹直觉得非常好笑,居然不是凯莉……这什么人啊?小学生吗?有事不能直接说非要纠结到错字来给我写小纸条?那个称呼也好中二,亏他写的时候一笔一划全程没手抖。
雷狮拉了拉椅子,往前靠,探身拉着安迷修衬衫后领往自己那边扯,凑到他耳边声不算大的说了一句。

安迷修,你是不是很喜欢猫啊?

安迷修面不改色手上动作不停,稍微后退一点让自己好受一些后乖乖巧巧回了一句。

可不是,喜欢像猫的你。

评论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