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你好,我是姜佑。
近期跳坑银魂,名朋2125号坂田银时。土银不拆不逆对家吃不下,请勿自触雷点。
产粮极慢。
老咸鱼了,写文风格随心变。

以上,很高兴认识你!

【土银】吻

*银时视角为主
*不露骨的○描写

先是嘴唇,然后落至锁骨。
碎碎不断的亲吻从唇瓣滑过脖颈再落至锁骨,似有若无的一丝触碰就能带来精神与肉体上的颤栗,蜷起的脚趾与阖上眸子加以颤抖的睫毛点缀。

一切都发生得顺理成章。

“多…多串君?”
不妙啊…、极度不妙啊。
皮带松松垮垮,和服被撩起脱下散乱扔在一旁,压低的呻吟和着身体的轻颤暧昧地在舌尖打着转。
土方每一次呼吸的起伏间总带着湿润的水汽涂抹于肌肤,双手被桎梏尚且无法用力,更不提自己是否想要逃脱。

“唔嗯……喂!”
“别、别舔啊…”

是左边?右边?
被指腹摩挲之处点燃了绷紧如线的神经末梢,头颅不自觉扬起挺起身体内心萌生逃脱欲望,却更将自己送入虎口。
视线模糊,晕着水光渲染暖赤色的柔光,腰背弓紧,指节屈起揪扯身下洁白被单抑不住双腿合拢的冲动。
咕哝带着厚重鼻音染上情色的味道融入空气,汗水滑过下巴通过脖颈最终盘踞于锁骨上迟迟不肯落下。

“干什…么!”

痛觉席卷神经,挑拨起灵魂中对疼痛暗藏的恐惧,紧抿唇瓣抑住痛呼眼角无意识沁出泪水,脸色刷白,手指无力松开被单眸子半阖呼出雾气。
……触碰又如火柴,点燃淋上汽油的身体。
灵魂抑制不住在颤栗,随着海的波涛起舞、翻滚直至登上浪端。
无定点的移动、深入乃至直击灵魂的攻击宛若失去了救命稻草那般无所依靠,双腿交叉堪堪拢住对方腰部潮红蔓延全身直到脸颊。

“喂…”

对方烟青色的眸子透过烟雾来看显得朦胧无比,时明时暗的橙色光点成了黑暗中唯一的光源,坂田银时竭力翻身手肘撑抵床榻脸颊置于掌心,哑声含混不清细声嘟囔一句。

“我要睡了……你也快点。”

评论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