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你好,我是姜佑。
所有所爱的对家都吃不下,请勿自触雷点。
产粮极慢。
老咸鱼了,写文风格随心变。
关键词GTM/日推,火有/汤草/土银。

以上,很高兴认识你!

© 佐上佑下。
Powered by LOFTER

啊啊、烏黑糟亂的未來。

——或許世界正在被誰分解,意欲進行下一次重組。

神明面前擺放的天平永遠是平衡的,一分一毫的輕微傾斜都未曾有過。
-不知道是誰撥動了世界的羅盤,這個恍若輪船的龐然大物偏離了自大的神明預設的航道,直直向著深淵義無反顧。

1.
美狄亞平原常年風雪不息,渡鴉的鳴叫於湖邊生長的人類而言難聽透頂,梵米·卡梅洛特半闔起倦怠的眸子,淺灰色髮絲籠罩於斗篷下掩蓋了冰雪帶來的蒼涼氣息。

厚實的雪地靴踩在雪堆裏發出嘎吱嘎吱的響聲,自唇邊溢出的霧氣僅僅溫暖了他不到幾秒鐘便又變得冰涼的臉龐。

“真是無情無義啊,宙斯。”

涼薄的語句從梵米的嘴中吐出,淺色的瞳孔盛滿了睡眠不足攜帶而來的暴虐。他啐啐嘴,耳邊綴著的六芒星耳環隨著風搖曳著,像一朵隨處可見的小鳶尾花。
手上的小盒子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散發著熱量,梵米低下頭,盒蓋上鑲嵌的精巧沙漏正在慢慢運作起來,細細的銀沙一點一點倒數著時間。

梵米開始煩躁起來了。
這真是沒完沒了,簡直糟糕透頂!他想。

預留的時間又得延長,定下的計畫又將改變——垃圾赫爾墨斯。梵米暴躁地揉了揉糾結得快要打起卷的卷髮,這群該死的神找不到人的話就不會善罷甘休,糟糕透了,作為神使——不,預言家。

「梵米,別腹誹我們,我們也不想的。」

虛無縹緲的聲音在腦子響起來,梵米挑了挑眉,伸手攏了攏斗篷靜靜等待那些狂妄自大的傢夥戰戰兢兢來同自己解釋,梵米大可以將手上這個接骨木製成的小盒子扔掉,而他們無權對他做些什麼。

「我們衹是…衹是…」
「因為有人推動了“指針”,我們不得不加班加點讓你馬不停蹄趕往救世主所在之地。」

评论
热度 ( 1 )